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准确理解“自愿处分”是区别盗窃罪和诈骗罪的金钥匙

准确理解“自愿处分”是区别盗窃罪和诈骗罪的金钥匙
作者:秦冬英  发布时间:2010-11-23 08:38:31 打印 字号: | |
  【案例】

    被告人刘功琼、杨海娟、左柳宁伙同绰号叫“四十二”的男子(另案处理)共4人经预谋后,于2010年1月17日7时许至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城区,“四十二”搭载着被告人左柳宁以寻访名医为由搭讪认识吴某,被告人杨海娟假装路过谎称认识名医,愿意带路,被告人左柳宁哭求吴某和杨海娟带路,几人闲聊中得知吴某的家庭情况,“四十二”便发信息给冒充名医的孙子被告人刘功琼告知其吴某家的基本情况。在所谓名医家楼下等候的被告人刘功琼准确的说出了吴某的家庭情况,骗取了吴某信任后,便谎称吴某一家将有血光之灾,要求吴某拿出财物给名医念经消灾后予以归还。吴某深信后将人民币50300元及一条黄金项链等物交给被告人刘功琼,后刘功琼又要求吴某回家拿米,4人趁吴某离开之机逃离现场。

【争议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应当定性为盗窃罪。理由是:本案中,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将财物交给被告人“念经消灾”的行为,不是对财物的交付(处分)行为,而是转移财物的临时占有,被害人并未实质丧失对财物的控制、支配权,3被告人取得财物的关键手段是乘被害人离开之机将财物转移,该行为符合盗窃罪中“秘密窃取”的行为特征,故本案应当定性为盗窃。

    第二种观点认为,本案应当定性为诈骗罪。理由是:本案中,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自愿将财物交给了被告人用于“念经消灾”,其回家拿米是基于被告人的“花言巧语”,错误地相信被告人不会将财物拿走,而是会等自己拿米来“念经消灾”,于是被害人自愿处分了财物的临时占有权和保管权,因此,被害人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愿处分行为,故本案应当定性为诈骗。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诈骗罪和盗窃罪二者在主观上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犯的客体都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二罪之间有许多相同之处,区分两罪的关键在于被害人是否基于错误认识而“自愿处分”财产。诈骗罪的基本构造是“行为人的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而交付(处分)财产——行为人获得或者使第三人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且欺诈行为与财物转移的结果之间要具有因果关系。而盗窃罪的行为方式主要是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窃取。因此,正确理解刑法意义上的“自愿处分”行为的性质既是认定本案性质的关键所在,也是正确区分盗窃罪和诈骗罪的金钥匙。

    1、被害人的处分行为必须是基于错误认识,而错误认识的产生或维持是由于行为人的欺骗行为。也就是说被害人对于处分财产行为本身的“处分”性质是明知的,在形式上是自愿的,行为人取得财物不违反被害人有瑕疵的意志。

    2、处分行为并不要求被害人将财物的所有权处分给行为人,所以不要求被害人具有转移所有权的意思。因为处分行为的内容不仅仅限于转移财物的所有权,还包括转移使用权、占有权、收益权等权能中的一种或几种的情况。

    3、处分行为意味着将财物转移给行为人或第三者占有,而所有人或保管人已丧失对财物的实际控制。对于动产而言,所有人只需交付即可完成该处分行为,也就是只需将财物交由对方占有、控制即可,而不需要像不动产或者财产性权益还需要至有权机关进行变更登记。

    4、处分行为并未要求转移财物给行为人或第三者占有的时间必须持续多久。处分行为既可以是通过买卖等方式永久地将财物所有权转移,也可以是通过租赁等方式长期将财物的占有、使用、收益权转移,还可以是通过借用、委托保管等方式将财物临时、短期转移。

    从本案来看,3被告人的行为既有“秘密窃取”的性质,又有“欺骗”的性质,“窃”和“骗”相互交织在一起,如何定罪,关键是看被告人获得财物是基于被害人“自愿”交出还是背着被害人秘密窃取,被害人对自己所有或管理的财物是否作出了明确、具体的处分。本案中,3被告人并没有采取秘密手段窃取被害人财物,而是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即通过准确说出被害人吴某家的基本情况骗取了被害人的信任,使其错误地相信自家将有血光之灾,需要将家中钱财拿来交给被告人进行“破解”。这时,被害人基于受欺骗,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因而将财物“自愿”的交给了被告人。此时,虽然吴某将财物自愿交给了被告人,但由于其本人仍在被告人身边,所以财物仍处于被害人吴某的控制之下。然而,后来被告人刘功琼又要求吴某回家拿米,吴某不假思索就回到家中拿米,而未将人民币50300元及一条黄金项链等财物随身携带,而是放任由被告人刘功琼占有,自己则放弃了对财物的实际控制权。此时的吴某就是基于先前的错误认识,而自愿放心地将财物委托被告人刘功琼代其临时保管。而被告人就在被害人吴某离开现场时,利用吴某自愿处分给其的临时保管权,而“公然地”非法占有了上述财物。综上所述,本案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来源:广西法院网
责任编辑:黄志明